<cite id="vlfln"></cite><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span></cite><cite id="vlfln"><span id="vlfln"><thead id="vlfln"></thead></span></cite>
<ins id="vlfln"></ins>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span></cite>
<var id="vlfln"><video id="vlfln"><menuitem id="vlfln"></menuitem></video></var><cite id="vlfln"></cite>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var id="vlfln"></var></span></cite>
<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cite>
<ins id="vlfln"><video id="vlfln"><var id="vlfln"></var></video></ins>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第一章 重點培養對象!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震耳欲聾的K歌房內,向辰早已爛醉如泥的癱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他叫來的一眾狐朋狗友還在暢喝歡聊,桌上價值昂貴的洋酒東倒西歪的擺了一桌

    “你小子請客喝酒怎么先倒下了。”向辰的開襠褲死黨張揚使勁兒晃著向辰的身體,大聲道,“太不夠意思了,快給我起來。”

    向辰醉醺醺的嘟囔著一聲什么,抬手甩開張揚的爪子,蹙眉冷臉的翻個身,臉貼著沙發背繼續睡去。

    這時從向辰口袋里掉出來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張揚沒辦法,拿過向辰的手機出了包廂接通。

    是向辰的助理小關打過來的。

    張揚從小關那了解到,向辰之所以心情不好,是因為他主演的網劇仆街了,而且仆的無聲無息,網上寥寥無幾的討論量簡直扎碎了向辰的心,這才令一向心高氣傲,浪蕩不羈的公子哥現下變的如此蕭條喪氣。

    “誒我說多大點事兒,仆街就仆街唄。”張揚不以為意,“他這才出道兩三年,以后努力努力還有機會。”

    “主要我們老大對這部劇投入的精力和期待值太高,一直就指著這部劇提高知名度,方便以后能接到好劇本呢,可沒想到”

    說來也是辛酸,向辰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演技吧,雖說算不上實力派,但也絕對不比現在大火的小鮮肉差,但就是缺資源

    因為第二天要拍雜志照,小關從張揚口中得知他們所在的夜場,便急急忙忙趕了過去,然后和張揚一起把醉成一灘爛泥的向辰架進了車。

    “等你們老大醒了,好好安慰他。”看著向辰那不省人事的樣兒,張揚有些替他不值的,“跟他說,娛樂圈混不下去就回去跟他爸學做生意,他家又不缺錢,沒必要非得在那圈里找罪受。”

    小關嘆了口氣,“我們老大說了,混不出名死不罷休。”

    “這個死腦筋。”

    小關開車送向辰回酒店,路上滿臉惆悵的嘀咕,“喝這么多,明早臉肯定水腫,還怎么拍雜志啊,楠姐要罵死我了。”

    楠姐是向辰的經紀人,一個兇殘霸道,但業務能力超強的女人,她手下的藝人,除了向辰,都怕她怕的要命——

    早上六點,向辰睡眼惺忪的出了酒店,一坐上商務車,小關趕忙拿出一只專門用來去處面部水腫的按摩儀在向辰的兩腮滾動。

    向辰還在打著呵欠,有氣無力的問道,“今天除了拍雜志還有什么安排啊?”

    “老大忘啦,晚上有一場***全明星盛典要參加,去的可都是大咖呢。”

    “鮮花總要綠葉配,這些大咖也需要我們這些糊咖襯吶。”

    “老大別這么消極,這次是咱們拓展人脈的機會,對了對了,聽說那個影帝韓謹深也參加,老大要是能趁此機會跟他合個影發,事后發微博上去,咱也能博一把熱度呢。”

    “得了吧,這活動就是抱團場,管他影帝影后,身邊肯定一堆溜須拍馬的,我可擠不進去。”向辰喝著手中的黑咖啡,隨手翻開手邊的一本時裝雜志看了起來。

    向辰一到公司,華楠看到向辰那有些水腫的臉,當即黑下了臉,“你知道今天拍雜志嗎?你這樣還怎么上鏡?”

    向辰沒有說話,一副任罵任罰的模樣,最后低頭又喝了口手里的黑咖啡。

    華楠,“”

    小關擔心場面失控,連忙小聲道,“楠楠姐,向哥他他昨晚心情不好,一不小心喝多了一點,所以就”

    華楠沒有再說什么,只是讓拍攝延遲兩小時,直到向辰恢復最佳狀態,并讓向辰在拍攝結束后到她辦公室找她。

    拍攝直到中午才結束,在小關的提醒下,向辰去了華楠的辦公室。

    向辰以為華楠是要臭罵自己一頓,結果卻聽華楠說接下來公司要重點培養自己。

    吃驚之余,向辰半信半疑,“把我列入公司發展重點?真的假的?”

    “這么吃驚?是對自己沒自信?”

    “不,是信不過公司的那幫領導。”

    向辰三年前進致向傳媒公司,因模樣突出演技過關,所以很受公司看好,原本一開始公司高層便把他作為公司的重點培養對象,給了他一部大IP電影男二試水,結果在開拍前,向辰在演職人員聚餐的酒桌上,當著所有人的面給了導演一耳光,原因是那導演桌下的手摸向了他向辰大腿。

    當晚,向辰便被通知撤掉了男二。

    雖然事后向辰被華楠帶去給那導演當面賠罪道歉,但依舊未能為向辰挽回這個資源損失,這件事也觸怒了致向傳媒的高層領導,他們討厭向辰這種沒眼力勁兒,不識抬舉的藝人,于是對剛簽約出道的向辰進行了刻意打壓。

    之后的三年,向辰拿到手的資源便都是公司藝人挑剩下的,最好的就是近日仆街的一部小成本網劇男一,他為了提升這部網劇的檔次,自己私下掏錢贊助了七百多萬,可惜這小網劇里的演員演技,除了他以外都尬的不行,導演編劇都是新人,即便向辰努力完成了自己的戲份,但成品依舊爛破天際。

    不過網上也沒多少人吐槽這劇,因為壓根就沒啥人去看。

    “我想你應該也不想繼續在爛片里打滾了。”華楠說著,將面前的一只文件夾順著桌面推到向辰面前。

    “這部《玄戰》是**今年重點投資的影視項目,制作班底國內一流,男女主定的都是一線藝人,男二號由我們公司推人,你也在備選之中。”華楠看著向辰,“我很看好你,只要你參演這個男二,我保證開播后,在公司的大力營銷下,你至少躋身內娛三線。”

    向辰看了文件內容,說不心動是假的,這樣的資源夠公司一眾小生搶破頭了,但是

    “楠姐這話的,好像選擇權在我手里一樣。”向辰苦笑道,“我想演,公司上面給我這個機會嗎?”

    華楠輕笑,“這個角色最終花落誰家,由我決定,我看好你,上面領導有意見,我也可以替你擺平。”

    華楠作為致向傳媒的金牌經紀人,在上層領導面前還是有一定的話語權的,她這么一說,向辰立馬意識到自己的機會來了。

    娛樂圈沒有人不想往上爬的

    向辰的興奮抑制不住的浮在臉上,剛想開口轉而又想到了什么,立刻蹙緊眉心一臉戒備的問道,“楠姐,這突然天降大餅,讓我很惶恐啊。”

    華楠忍不住笑出了聲,她知道向辰在擔心什么,笑著道,“你放心,這餅干凈的很,我選你,純粹是看中你的形象和實力,覺得你是支潛力股,留著不開發是公司的損失,我知道這幾年公司待你不公平,你心里對公司有怨,但努力的人總會有回報,這不公司終于對你松口了,也愿意在你身上下注了。”

    向辰心臟怦怦直跳,他站起身雙手摁著桌面,激動的看著華楠,“楠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現,不辜負公司和您對我的期待。”

    這對向辰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他難以抑制心中的喜悅,畢竟這個機會他等了三年。

    “那你就是同意出演了?”

    “同意,當然同意。”

    “嗯,坐下吧,下面我再跟你說第二件事。”

    向辰一愣,緩緩坐了下來,“第二件事?什么?”

    “為提高知名度,公司決定接下來給你炒戀情緋聞。”

    “戀情緋聞?”向辰臉色逐漸難看起來。

    華楠語重心長道,“小辰,姐知道你只想靠拍戲成名,內心十分反感這些,但做咱們這一行,沒點套路真行不通,你要一直是這倔脾氣不知變通,以后姐都幫不了你,你說那些個已經上位的,誰身上沒點八卦。”

    華楠行事向來都雷厲風行,說一不二,很少這么好脾氣的對手下藝人說教,此刻對向辰耐心,也是因為她需要向辰與她聯手打一場戰役。

    “我知道了楠姐,炒作的事您這邊決定吧,我沒意見。”

    “好嘞。”華楠笑容滿面,“那咱們就說好了,一旦炒作開始,不論發生什么事,你都不準介入喊停,你放心,出現任何后果,姐幫你擔著。”

    “嗯。”

    向辰心想著,他只專注拍戲,網上的是是非非他不去看就是了,任何炒作都只在網上激起千層浪,關閉手機應就能杜絕一切。

    早該看開了,既然想在這演藝圈混出頭,就不可能一直獨善其身,更況且比起其他陰暗的潛規則,這炒緋聞簡直就是小打小鬧。

    華楠將《玄戰》的劇本給了向辰,叮囑他拿回去后好好鉆研,爭取在劇播后靠演技征服觀眾。

    向辰拿著劇本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華楠的辦公室。

    帶著小關出了公司的大門,向辰才后知后覺的想起自己剛才忘記問華楠,他的炒作對象是誰,但轉念一想又覺得無所謂,宣傳炒作是公司的事兒,他做好自己的本職就行。

    向辰離開后不久,華楠接到了丈夫的電話,稱下午兩點后他有一個多小時的空閑,可以在那時候陪她去民政局把離婚手續辦了。

    華楠的隱婚丈夫段威申同樣是經紀人,他在業內比華楠還要出名,他人脈廣業務強,和華楠結婚七年。

    華楠和段威申都是工作強人,多年來一直聚少離多,兩人無法做到相互理解,漸漸心生間隙,最后就走到了離婚這一步。

    華楠一直覺得是丈夫喜新厭舊,常年接觸各種急求上位的新嫩小花,所以就厭棄了她這個大齡女強人畢竟在娛樂圈這大染缸里,稍微有點權勢的,都很難把持自我。

    “好,正好我下午也有時間。”華楠冷漠道。

    手機那頭的人沉默了幾秒,最后聲音復雜道,“離婚后,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

    “得了吧段老板,既然都要離婚了那就別再裝什么好人了。”華楠輕笑,“我現在就只想干脆的對你說,以后的路還長,咱們走著瞧!”

    掛了電話,華楠手扶著額,閉目沉定了許多才平靜下來,最后她打開那影視項目《創世》的資料文件夾,看著上面男一號的名字,嘴角緩慢的上揚。

    韓謹深,段威申手下的重點藝人,也是現下娛樂圈最火的男藝人,影視收視及票房有著驚人實績,且年僅二十九歲就拿遍了演藝圈各項大獎,是***獎史上最年輕的影帝,也是各大IP項目及大導首先考慮的合作對象。

    “別以為只有你能帶出這樣的巨星。”華楠看著“韓謹深”的名字,自言自語的低喃著道,“老娘‘金牌經紀人’的名號也不是吹出來的。”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500vip平台500vip主页500vip网站500vip官网500vip娱乐500vip开户500vip注册500vip是真的吗500vip登入500vip快三500vip时时彩500vip手机app下载500vip开奖 萝北县 | 海淀区 | 延川县 | 柯坪县 | 潮安县 | 禹城市 | 鹿邑县 | 大兴区 | 沙洋县 | 正宁县 | 四子王旗 | 贵州省 | 平顺县 | 巴东县 | 芷江 | 高雄市 | 邢台县 | 鹤岗市 | 昌图县 | 霸州市 | 台东市 | 波密县 | 澄迈县 | 安宁市 | 阳信县 | 沁水县 | 凤翔县 | 赤壁市 | 黑山县 | 开远市 | 安溪县 | 昔阳县 | 巫溪县 | 宝清县 | 弥渡县 | 林口县 | 织金县 | 甘南县 | 南澳县 | 喀喇 | 清徐县 | 温州市 | 宜城市 | 台山市 | 遵义市 | 合水县 | 高雄市 | 高台县 | 久治县 | 安岳县 | 紫金县 | 寻乌县 | 怀远县 | 盐城市 | 海淀区 | 云浮市 | 太湖县 | 西乌 | 广昌县 | 抚顺市 | 祥云县 | 双辽市 | 临高县 | 阿荣旗 | 邵阳市 | 蓝田县 | 兴和县 | 长泰县 | 宜黄县 | 德州市 | 隆昌县 | 博罗县 | 屯昌县 | 元阳县 | 开阳县 | 灌阳县 | 石城县 | 大同市 | 拉萨市 | 莱州市 | 新竹县 | 浦县 | 唐山市 | 隆子县 | 南通市 | 黑水县 | 天镇县 | 齐河县 | 芦山县 | 江城 | 山阴县 | 萍乡市 | 岑巩县 | 华池县 | 岫岩 | 平凉市 | 柯坪县 | 麻阳 | 林周县 | 水富县 | 巴南区 | 应城市 | 繁昌县 | 清徐县 | 改则县 | 南乐县 | 芮城县 | 红原县 | 安图县 | 门头沟区 | 肇庆市 | 锡林郭勒盟 | 西乌 | 巴彦县 | 巫山县 | 门源 | 万荣县 | 泸溪县 | 大荔县 | 阿鲁科尔沁旗 | 涪陵区 | 华阴市 | SHOW | 津南区 | 二连浩特市 | 招远市 | 汉寿县 | 安陆市 | 驻马店市 | 东阿县 | 晋江市 | 高邑县 | 金塔县 | 上蔡县 | 平乡县 | 澄迈县 | 永新县 | 山西省 | 托克逊县 | 永州市 | 内丘县 | 内黄县 | 巴楚县 | 扎兰屯市 | 隆安县 | 湘西 | 河间市 | 五常市 | 江西省 | 夏津县 | 三台县 | 彭州市 | 古丈县 | 宜都市 | 平舆县 | 烟台市 | 苍南县 | 唐山市 | 宜川县 | 湖南省 | 即墨市 | 乌鲁木齐市 | 防城港市 | 政和县 | 隆林 | 桓台县 | 陇南市 | 锡林郭勒盟 | 临高县 | 新民市 | 始兴县 | 米脂县 | 买车 | 襄汾县 | 遂昌县 | 广昌县 | 当阳市 | 咸宁市 | 娄底市 | 信宜市 | 驻马店市 | 广昌县 | 方正县 | 辛集市 | 民丰县 | 汉源县 | 南康市 | 阿拉尔市 | 五华县 | 绥芬河市 | 伊宁市 | 古蔺县 | 长汀县 | 波密县 | 盱眙县 | 桂平市 | 密云县 | 磐安县 | 清远市 | 拜城县 | 鹿泉市 | 六安市 | 茶陵县 | 冷水江市 | 镇平县 | 宿松县 | 历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