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vlfln"></cite><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span></cite><cite id="vlfln"><span id="vlfln"><thead id="vlfln"></thead></span></cite>
<ins id="vlfln"></ins>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span></cite>
<var id="vlfln"><video id="vlfln"><menuitem id="vlfln"></menuitem></video></var><cite id="vlfln"></cite>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cite id="vlfln"><span id="vlfln"><var id="vlfln"></var></span></cite>
<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cite>
<cite id="vlfln"></cite>
<ins id="vlfln"><video id="vlfln"><var id="vlfln"></var></video></ins>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var id="vlfln"></var>
螞蟻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導航 熱門

第四章 和影帝成CP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看著烏煙瘴氣的評論區,向辰腦仁直漲,一方面是覺得這些營銷號無中生有極其無趣,另一方面是奇怪怎么會有這種照片流出來,他記得自己和韓謹深所在那條走廊屬于私人活動休息區,粉絲和媒體都進不去...

    難道是哪個工作人員在暗處偷.拍?

    向辰不想再給過多的關注,發布這種充滿暗示的八卦是微博營銷號的日常,要的就是激情澄清和撕逼的粉絲貢獻kpi。

    營銷號顯然針對的也是韓謹深,誰讓韓謹深人氣牛X呢。

    這種新聞,鬧騰兩小時,自然而然的就停息了。

    “無聊!”

    向辰手指輕輕一滑略過這條微博,五分鐘之后,忽然又一條熱門微博被推送到了他眼前,他驚奇的發現那竟是自己的賬號所發的微博!

    他的賬號已經給了華楠,所以這微博應該是華楠手下的團隊發布的。

    微博發布了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張大白兔奶糖的糖紙,。

    這張照片上還附了一行字———“的確超甜的(害羞害羞)”

    向辰看著文字后面那個含羞的表情,只覺眼前一黑!

    這嬌羞做作的畫風是怎么回事?!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向辰的微博評論區已炸開了鍋,韓謹深的粉絲蜂擁而來,直接開罵!

    “拿我哥的糖就算了,現在還想來吸我哥的血嗎?”

    “我哥好歹給了你糖,你能別在這風口浪尖發這種意味不明的微博嗎?”

    “甜尼瑪,敢不敢再騷點!”

    “散了散了,這他媽是準備捆綁了,咱們越罵他心里越樂,讓他繼續糊吧。”

    向辰寥寥無幾的死忠粉早就因為向辰的糊而佛慣了,哪見過這種陣仗,再怎么飆起嗓門也壓不過韓謹深的粉,而此刻評論區的戰斗,也都是韓謹深個人粉黑大戰。

    “韓謹深粉絲真惡臭,人家微博沒點名沒道姓,你們上趕著來犯賤!”

    “我覺得這位小哥哥長的不比韓謹深差!”

    “韓謹深粉絲能不能放過人家小哥哥,是你哥主動給人家糖,憑什么人家要挨罵!”

    “莫名覺得很甜是怎么回事...”

    向辰出道三年,微博就從沒哪天像此刻這樣熱鬧,粉絲數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蹭蹭往上漲,與此同時他的大名直接上了微博熱搜,包括“#韓謹深送向辰奶糖#、“#韓謹深向辰超甜#”。

    才認識不到半天的兩人,一時間仿佛成了親密無間的摯友!

    向辰很快意識到,這就是華楠中午跟自己說的炒作!

    而炒作對象,就是韓謹深!

    華楠營銷炒作的段數極高,致向傳媒更是在微博上養了上百個營銷號為公司所用,只要華楠想,她隨時隨地可以擦邊炒起任何話題,當年賀凡就是被她用這種手段硬生生的推上了流量小生的位置。

    向辰不喜歡這樣,他中午答應華楠是因為他以為的炒作是在和炒作對象的團隊交涉之后,形成相互炒作,各取所需的雙贏式合作,而不是現在這種...

    韓謹深團隊肯定不會同意和任何人炒作,所以這很明顯是華楠單方面的操作。

    向辰有些頭大,雖說這炒作也就在網上鬧騰著,頂多折騰一下韓謹深粉絲,也不會對韓謹深造成什么實質上的影響,可是他畢竟還收了韓謹深一顆糖,還和他友好的握手表示期待合作,他現在這樣操作,實在有些...不仗義。

    向辰迅速給華楠打了電話詢問微博熱搜一事,華楠也很痛快的承認這的確是她的操作。

    向辰跟華楠表示自己不想靠捆綁韓謹深上位,但被華楠直接懟了回去!

    “你還記得你中午怎么答應我的?”華楠厲聲道,“《玄戰》從開拍到播最少要一年,這期間你沒一點存貨,拿什么話題讓你在網上刷臉?捆綁韓謹深炒作是最快捷的方式!你也不用擔心名聲變差,娛樂圈前期名聲差,后期靠作品翻身的數不勝數,你現在不要臉的蹭韓謹深熱度,等《玄戰》一播,我保證讓你翻身立足!”

    “.....”向辰捏著眉心,苦嘆道,“楠姐,我不想成為第二個賀凡。”

    “你也太小瞧你楠姐了,我要的,是你能成為第二個韓謹深,甚至超越他!”

    “什么?”

    “你有顏值也有實力,我怎么甘心把你變成第二個賀凡,總之你知道楠姐對你的期待就行。”華楠又語重心長道,“向辰,你知道我頂著多大的壓力把《玄戰》男二號給你嗎?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我知道你只想老老實實拍戲,不想搞那么多虛頭,但有些事情就是不可避免的,你可以不去關注這些,只專注拍戲,等你以后達到可以自己選擇影視資源的知名度時,這些東西自然也就遠離你了。”

    向辰沉默了許久,最后臉色復雜道,“我今晚跟韓謹深聊了幾句,感覺他人挺好的,我這邊這么做,會不會....”

    “你也太單純了!”華楠當即呵斥道,“收了他一顆糖就被他俘虜了?我告訴你向辰,他韓謹深可不是什么純情小白兔,他和他那經紀人都是利益至上的貨色,你以為他能有如今的地位和人脈都是靠感化別人得到的嗎?你對他放松警惕,恐怕最后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華楠一頓呵斥,倒是讓向辰忘了一開始的目的。

    掛掉電話后,向辰身后側的小關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又被楠姐罵了嗎?”

    向辰也沒心情繼續看手機,調節座椅向后一躺,手臂搭著眼睛懶懶道,“隨他去吧,反正除了拍戲我什么都不想關注。”

    --------------

    第二天上午,向辰拍了《玄戰》的定妝照,下午順利簽下了參演《玄戰》男二號的合約協議,與此同時,網上也官宣了《玄戰》的男女主。

    一番男主,韓謹深,二番女主,顏姍靈。

    顏姍靈是一位國民度很高女星,五六年前靠一部仙俠劇火遍大江南北,一躍躋身國娛一線,這幾年作品反響一般,加上內娛小花輩出,勢頭便漸漸不如從前,這部《玄戰》的女一號,她的公司費了不小功夫才幫她爭取到,她也指望著能靠這部劇重新翻身,好穩定自己在娛樂圈的位置。

    《玄戰》的官宣不出意料的在網上掀起了超高的熱度,優秀的導演,團隊,演員,以及本身就附帶熱度的IP原著,使的官宣后兩個小時便連上了三四個熱搜。

    一星期后,《玄戰》官博官宣了男二號,向辰。

    華楠私下聯系了《玄戰》官微的小編,說服其將男二和女二的官宣分開,所以向辰被官宣為《玄戰》男二號的時候,諾大的官微上只掛了向辰一人定妝海報。

    向辰一身白色錦袍,修長挺拔的身段被修襯的恰到好處,墨黑色的長發被鬢角的兩縷頭發束在后面,好一個儒雅又不失英氣的武林少俠。

    “男二好帥啊。”

    “靠,這不是前幾天跟韓謹深私下幽會的小演員嗎,他居然是男二。”

    “原來前幾天綁著我哥炒作,是為現在的官宣預熱呀。”

    “太好看了吧男二,看來我的小墻頭又要多一位了。”

    向辰官宣后的熱度雖不及前幾日的韓謹深,但也憑借劇本身的熱度,以及那張俊美的定妝海報,狠狠的刷了一撥兒存在感,不過圍繞在他身上最火熱的議論,依舊是前幾日和韓謹深那一糖之緣。

    人們最津津樂道的,永遠是明星藝人那私密的,充滿禁忌感的感情八卦,特別是像韓謹深這種名譽清白的大腕兒。

    向辰粉絲小,熱度低,相對的黑粉便也少,所以《玄戰》男二官宣后,出眾的形象氣質給他帶來一撥兒好評,連《玄戰》的原著粉們也普遍認可向辰的形象。

    也在這一天,向辰的微博粉絲數終于突破了百萬,一個名為“向辰粉絲后院會”的微博號磕磕巴巴的經營了起來,向辰那渺小的粉絲群也終于有了名字,小香橙。

    “老大,你看你微博底下,好多粉絲夸你來著。”小關開心道,“感覺這一天漲的粉,比咱們過去三年都要多。”

    向辰正仰躺在座椅上閉目假寐,臉上卡著他的筆記本,聽了小關的話,他也只是懶懶道,“估計大半是楠姐買的僵尸號吧。”

    “老大也太小看自己了。”小關道,“一點也沒一個將紅之人的自覺。”

    正在這時,向辰手機收到了一條信息,是《玄戰》的導演發來的消息,稱晚上《玄戰》演職員聚餐,附帶了時間地點,表示如果向辰晚上有空,可以過去一聚。

    “哇,那韓謹深應該也去吧。”

    小關的聲音突然從身后響起,向辰嚇一跳,緊接著收起手機,手往后一揚拍了小關的腦門,“誰讓你偷看的。”

    小關揉揉腦門,兩眼冒光,“老大,給我要兩張韓謹深的簽名唄,求你了。”

    “你就這么缺錢?”

    “不是賣簽名,是我表妹,她是韓謹深的粉絲,還是特腦殘的那種,知道我有機會接觸到韓謹深,這幾天一天十幾個電話哭求我,我也沒辦法啊。”

    向辰不耐煩道,“我找韓謹深要簽名,韓謹深再以為我是巴結他的怎么辦,他那種人,在圈里肯定見多了靠找他要簽名套熱乎的十八線了。”

    “他之前還給了老大你一塊糖呢,這說明老大你在他心里就和別人不一樣。”

    向辰哭笑不得,“你是被楠姐的那些通稿洗腦了吧,還我在韓謹深心里不一樣,你再逼逼,我當你是和楠姐一伙兒的了。”

    小關忽然湊到向辰的耳邊,神秘兮兮的小聲道,“老大你還不知道吧,網上有好多粉絲在磕你和韓謹深的CP呢。”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500vip平台500vip主页500vip网站500vip官网500vip娱乐500vip开户500vip注册500vip是真的吗500vip登入500vip快三500vip时时彩500vip手机app下载500vip开奖 砚山县 | 临泽县 | 长兴县 | 慈利县 | 汝南县 | 明光市 | 岱山县 | 东丽区 | 理塘县 | 灌云县 | 泽库县 | 泰安市 | 海原县 | 上杭县 | 蒙自县 | 新巴尔虎左旗 | 安龙县 | 永和县 | 浠水县 | 徐闻县 | 台南市 | 唐海县 | 临江市 | 黄浦区 | 济阳县 | 温州市 | 嘉兴市 | 永吉县 | 义乌市 | 阳泉市 | 贵德县 | 清远市 | 青岛市 | 镇沅 | 鄱阳县 | 洛浦县 | 武陟县 | 宁夏 | 赞皇县 | 莱阳市 | 大关县 | 大城县 | 湘乡市 | 榕江县 | 柏乡县 | 塔河县 | 玉林市 | 泸西县 | 宁陕县 | 黄大仙区 | 平山县 | 额尔古纳市 | 三门县 | 延吉市 | 泗洪县 | 调兵山市 | 石嘴山市 | 清镇市 | 濮阳市 | 林甸县 | 兰坪 | 章丘市 | 巴林左旗 | 雅江县 | 长岛县 | 吉木萨尔县 | 凤冈县 | 临猗县 | 宁化县 | 永兴县 | 宜川县 | 望都县 | 喀喇沁旗 | 江阴市 | 益阳市 | 正安县 | 边坝县 | 万山特区 | 邛崃市 | 峨眉山市 | 仁化县 | 舞阳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辽中县 | 新竹市 | 大邑县 | 乡宁县 | 镇巴县 | 新乡市 | 宽甸 | 辽宁省 | 黄陵县 | 敖汉旗 | 望城县 | 沾益县 | 岳普湖县 | 交城县 | 浦江县 | 鹤峰县 | 封开县 | 荔波县 | 习水县 | 云龙县 | 思茅市 | 雷波县 | 梧州市 | 汝城县 | 肇源县 | 河东区 | 仁布县 | 大埔县 | 岢岚县 | 银川市 | 湖北省 | 苏尼特左旗 | 宜川县 | 长垣县 | 保定市 | 淅川县 | 观塘区 | 临安市 | 文昌市 | 嘉义县 | 乌拉特中旗 | 绥德县 | 普兰店市 | 定南县 | 荔浦县 | 象州县 | 常德市 | 郸城县 | 洛宁县 | 连城县 | 额济纳旗 | 敖汉旗 | 观塘区 | 遂溪县 | 五常市 | 蒲城县 | 扬中市 | 汉中市 | 开封市 | 综艺 | 日照市 | 同德县 | 南平市 | 兴义市 | 宽甸 | 大港区 | 平湖市 | 中方县 | 田东县 | 九龙县 | 丹巴县 | 汉阴县 | 申扎县 | 盐津县 | 全州县 | 平江县 | 临安市 | 曲沃县 | 聂拉木县 | 东兴市 | 林甸县 | 石河子市 | 竹山县 | 乌兰察布市 | 景宁 | 绍兴市 | 梁河县 | 本溪市 | 鄂州市 | 白河县 | 左云县 | 萍乡市 | 北海市 | 嘉义市 | 阿巴嘎旗 | 九江市 | 临邑县 | 清远市 | 新蔡县 | 邓州市 | 郓城县 | 内乡县 | 上虞市 | 集贤县 | 静乐县 | 房山区 | 犍为县 | 婺源县 | 望都县 | 盐津县 | 邹平县 | 车致 | 星子县 | 皋兰县 | 谷城县 | 城固县 | 建湖县 | 惠州市 | 古浪县 | 包头市 | 双城市 | 交城县 | 迁西县 | 井陉县 |